第三百八十九章 看什么看,没见过帅哥

年轻时候的青霞姐姐颜值是真的能打,王霄也是很期待。

只是她现在戴着面纱看不清楚,有些遗憾。

青霞姐姐飞上山头,去跟东厂的高手们过招去了。

山谷之中这边也逐渐分出了胜负。

东厂的骑兵毕竟不是正规的军队,一通混战下来反倒是被那些江湖中人给杀的败退。

就在他们认为自己将要获胜的时候,一队黑骑冲了过来。手中强弓利箭呼啸而来。

王霄身形一闪就来到了一个东厂骑兵身边,没等他做出什么反应,一脚就踹在了马腹上。

连人带马一起飞了起来,翻滚着挡下了一批利箭。

黑骑用上连珠箭,隔着距离对着王霄就是一通攒射。

王霄挥舞双刀,将射过来的利箭一一斩落。

他的目光之中闪过一抹凶光。

一直以来都是他用箭射别人,现在居然被人当做靶子练射箭,这种感觉非常不爽。

山顶上的曹少钦落下单筒望远镜,神色略带疑惑“此人是谁?功夫不错。”

借着这个机会,那些江湖人斩断枷锁,抱着姐弟俩上马飞奔。

一刀劈飞一枚射向中年官差的利箭,王霄甩手扔出了佩刀,直接将一名黑骑刺落马下。

其余的黑骑没有继续纠缠,而是绕过他去追击那些逃走的江湖人。

王霄飞奔上前,从被他用甩刀刺死的黑骑身上搜走强弓箭袋。挑了匹马骑上去,过来抓住早已经被吓坏了的中年官差上马,随后一路疾驰前追。

“兄弟,咱们快走吧,可别再参和这事情了。”

中年官差已经是被惨烈的厮杀吓的快尿了。看到王霄还在往前追赶,连声劝说他赶紧的走人,可别再蹚这趟浑水了。

“我们官命在身,不能就这么跑了。必须把人犯带在身边。”王霄骑了多少年的马了,骑术极为精湛。哪怕是有两个人,依旧是将胯下战马的潜力激发到了极致。

话语之中责任感爆棚,可实际上他还有句话没说出来。

以往都是我射人,今天居然被人射了还没办法还手。这口气无论如何都要出掉才行。

王霄手中连珠箭激射而出,以他那沉浸多年的箭术来说,哪怕双方都在高速飞奔的马背上,也依旧是箭无虚发。

十余骑黑骑弓手纷纷落地,甚至都没有还手的机会。

王霄策马飞驰,路过这些人的时候俯身甩手拿走了几个箭囊。

前方山谷出口处,又是一群黑骑弓手迎面冲了过来。

几个江湖人放缓马速,看着王霄从他们的身边飞驰而过,直接迎了上去。

两边都是箭如雨下。

对面足有十个人,各个箭法都很出色。以一对十,看似不自量力。可实际上却是王霄对自己实力有着足够自信的体现。

王霄的手速极快,单手每次都是扣上三枚利箭。不过几个呼吸之间的功夫,几个箭囊都被他给射空。

纷飞的利箭不但精确击落了对面十个人射过来的箭雨,还顺势将对面的黑骑全部射翻在地。

‘呼~’

终于是出了口恶气的王霄仰头举手,对自己比划了一个你好棒的手势。

邱莫言从山崖上飘然而落,别的不说,这份轻功绝对上乘。

打量了王霄一眼,邱莫言没多说什么挥手招呼众人冲出山谷。

王霄挑了匹马,将中年官差扔了上去“跟着走,别掉队。”

东厂的大队兵马并没追上来,就这么眼睁睁的放走了这些人。

一路奔出十余里,一行人这才下马休息。

“这位兄台,多谢你仗义相助。”邱莫言翻身下马,解开了面纱。走到王霄面前拱手道谢。

“我可不是在帮你。”王霄走向那对姐弟“官命在身,我要把他们送到目的地。”

一群人再次拔刀围住了他“休想。”

邱莫言抬手止住了众人,上前说“你们已经得罪了东厂,已经没有了回头的机会。官命什么的,不过是东厂下的乱命。”

王霄摇头“你说什么我都不信。不过我们的目的一样,都是护卫他们的周全。我不管是东厂还是西厂南厂的,谁也别想阻挡我的工作。”

邱莫言认真的打量着他,片刻之后缓缓点头“好,等解决了东厂的麻烦之后咱们再说。”

“前边就是龙门关,那边有间龙门客栈。之前已经跟周淮安说好在那里会合。”

出关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。

虽然这些人有功夫在身,甚至轻功还不错。抱着孩子足以越过山峦。

可那些陡峭的地形,马匹却是过不去。

关外也是荒漠草原,没有马匹代步,单纯依靠双腿得走到什么时候去。而且就算是大人能走,两个孩子能走多远。

所以想要大队人手带着马匹过去,就得走关隘。无论是大道小路都可以。

龙门关附近有一家土坯构造的房子,这就是在四里八乡都名声赫赫的龙门客栈。

日常的客人出了附近关隘里的官兵之外,就是一些出关做买卖的商队。再有就是在关内混不下去,又或者是被通缉被仇家追杀不得不跑路的人渣。

这样的人一旦失踪,根本没有人会去在乎。

沿着荒凉的沙漠一路疾驰,第二天的下午王霄一行人就来到了龙门客栈。

推门进去,里面的客人不少,基本上都是附近关隘里的官兵。还有一些一看就知道身份诡异的人。

桌子上盘腿坐着一个穿着长裙,目光流转满是水雾,举手投足之间都带着一抹媚意的女人。

看到人,王霄就知道她的身份,龙门客栈的老板娘,金镶玉。

比起标准英雄侠女形象的周淮安与邱莫言来说,性格不同,敢爱敢恨的金镶玉明显更加让人印象深刻。

那边驻军千户带着军兵们离开,走的时候路过王霄身边,看他一身官差的服饰特意打量了几眼。

“看什么看,没见过帅哥。”

对于这位疑似J伴舞的千户大人,王霄直接横眼瞪了回去。

“嗯?”

容貌威武的千户眼睛瞪的更大,居然有人敢在他的地头跟他叫板,活腻了吧?

众多军士们纷纷鼓噪起来,眼看着一场冲突即将爆发。

金镶玉好似一阵风一样隔在了中间“哎呦喂,这是做什么。都是为朝廷办事的人,何必动气呢。”

“千户大人,你不是还有军务在身吗?”

千户的脸看着像是无脑猛男,可实际上却是个玲珑心思。

王霄穿着公服,而且绝对不是附近府县的人。看服饰佩刀什么的也不像是假冒的。

这样的人突然来到这种边陲之地,鬼知道里面有什么内幕之事。

正因为有了这种顾虑,哪怕气的想要拔刀,可最后还是生生的给忍住了。

他能做到千户的位置,就是奉行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原则。

狠狠的回瞪了一眼,千户带着手下的兵丁们离开了客栈。

找了桌子坐下,喜好小白脸的金镶玉主动缠上了女扮男装的邱莫言。

一旁的王霄看的直想笑。说到女扮男装,还真没谁能比得上东方教主的。

不过以金镶玉那阅人无数的目光来说,看出破绽应该是分分钟的事情。

一翻闲话下来,金镶玉起身去柜台拿酒,店小二端着肉包子送了上来。

路上饿了的众人伸手去拿包子,这个时候王霄却是突然伸出筷子在他们的手上都敲了一下。

众人都是疑惑的看着他。

王霄用筷子敲了敲装包子的笼屉“这里的肉食不能吃。”

众人都是老江湖了,立马就想到了些什么。

唯有中年官差目光疑惑“怎么就不能吃了?”

王霄随意的笑着“知道陈昱吗?”

这时候三国演义已经出了,各种话本以及舞台剧都有。是日常休闲看戏听曲的必备项目。

中年官差也听过,可他还是没能反应过来“知道啊,怎么了。”

邱莫言她们已经是为之变色,王霄轻声解释“知道曹操缺粮的时候,陈昱是用什么做的军粮吗?”

“啊?你是说呕~”

边上一群走黑的悄然过来,想要做上一票生意。

邱莫言她们默默的做着准备,背对着那些走黑的王霄,却是一巴掌拍在了桌子上。

竹子做的筷笼跳了起来,洒落着飞舞众多筷子。

抬手一挥,向着身后一甩。十几只筷子呼啸着飞了出去。

一连串的惨叫声中,这帮走黑的全都倒在了地上。

“怎么下手这么狠?”邱莫言扫了一眼,眉头微皱。

“我是官差,他们是恶贼。为什么要手下留情?”王霄一向都对影视剧里那些面对恶徒的时候手下留情,说些屁用没有大道理的事情不屑一顾。

放过这些恶徒的结果,并非是让他们能改邪归正,从此回家种地或者是去酒楼刷盘子。

这么做只会是坑害更多的人在恶徒手中倒霉。

所以任务世界之中的王霄,遇上这种事情从来都没有过手下留情的事情。

至于金镶玉,王霄眯着眼睛看了过去。

如果她只是拿那些恶徒下手倒也罢了,若是对过往商旅下手,那就别怪他辣手摧花。

“掌柜的。”王霄扔了锭银子过去“买你一只羊。”

“行啊。”接住银子的金镶玉眉开眼笑“这位大爷出手可真是够大方的。”

“多余的银两借用你家厨房。”

拍了拍手,王霄招呼众人“你们先休息,等我弄好吃的过来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