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五十七章 曲圣青的新合同

走在辽足办公走廊上,曲圣青有些后悔了。

他觉得自己昨天有些过激。

“我昨个也没喝多啊!怎么会把这个事应下?”曲圣青揉着脑袋,头发都快乱成一个鸡窝。

“诶?胖子?放假没出去溜达溜达啊?”

楼梯转角,后勤仓库的刘哥一手端着茶壶,一手端着茶杯,颤颤悠悠地从楼梯上走下来。

“没,刘哥,我从法国回来就一直在家,老太太最近身体不怎么好,这两天在家陪着她呢。”曲圣青打了个哈哈。

刘哥算是辽足的老人了,在后勤部管仓库管了有二十年,当年算得上“找熟人分配”过来的。每个月拿个一千五左右的工资,再加点提成奖金什么的,养活一家老小。

“哈哈,不错不错!哪怕去了世界杯当了大英雄,也不忘是个孝子啊!要不是刘哥两手都忙着,这会儿就给你竖个大拇哥!”

“这才哪到哪啊!”曲圣青挠了挠后脑勺,“什么大英雄大狗熊的,我才是辜负了全国球迷的期望呢,也没进个球回来!”

“那不叫事!不叫事!”刘哥摇摇头,“一次不行就两次嘛!胖子你这么年轻,保持好状态的话下个世界杯照样上!到时候再进也不迟!到时候,你就不光是咱们辽宁人的英雄了,还是全国的英雄了!”

“哈哈,哈哈。”曲圣青被捧得有些不好意思,都不知道怎么回了。

两人走了一个错身,曲圣青要上楼,刘哥已经来到了台阶下。

眼瞅着两人就要从对方视线中消失,刘哥突然杀了个回马枪,冲着楼梯上的曲圣青大喊道:“对了胖子,抽空来我屋里一趟!我家姑娘可喜欢你们了!总吵吵着想找你们签名,我记性不好总忘!今儿个正好看到你了,你可不能忘了啊!”

“诶!刘哥,那都小事儿!我办完事就去找你!”曲圣青连忙回答道。

本就是辽足首席前锋,去了趟世界杯,曲圣青的名气更大了。

一路上,不少人见到曲圣青都主动打着招呼。曲胖一个个回应着,好像真的成为了“英雄”一样。

走上三楼,看着越来越近的经理办公室,曲圣青的心狂跳,不自觉间竟然打起了退堂鼓。

“在辽足其实也挺不错的,大家伙都认识,低头不见抬头见的,关系又这么熟。”

“并且辽足的福利待遇在全国都是数一数二,我还没听过万达他们也配备这么多营养师和按摩师什么的呢!”

“我从小都是被老爸带到大,大家伙都在为辽足冲A努力,我这时候说这个,是不是有些过河拆桥啊?”

“况且减的只是奖金,又没说不给,工资也没降,我又是队上最高的一批”

一瞬间,曲圣青满脑子都是辽足的好,昨天“歃血为盟”、“慷慨取义”的心思一瞬间溜得无影无踪。

思前想后,曲圣青望着“经理室”三个字的房门,不断地在脑袋里做着思想斗争。拳头举在半截,却迟迟没有敲下去。

“要是这次不提,以后辽足‘得寸进尺’怎么办?”

“要是我被安上一个‘叛徒’的标签又怎么办?”

自己就是辽宁人,如果和辽足闹翻,以后说不定有家都不能回了。

想到这,曲圣青深吸一口气,控制着胳膊把手放了下来。

“去TNN个腿的,这事爱谁提谁提,老子可不给你们当枪使!”

就在曲圣青下定决心“跑路”时,刚扭过头,便看到李专制一张和煦的脸。

“曲圣青?在外面站着干啥,咋不进去呢?有事吧?正好我还想找你呢!你自己倒先来了。”

“李经理,诶?诶?诶诶??”

李专制不由分说,打开房门把曲圣青推了进去。

“请坐,随便坐。”李专制把门一带,潇洒地走到办公桌后。按了个开关,那边水管开始抽水,这边茶具一个个的摆好。

又从抽屉里拿出一包龙井,在曲圣青面前晃了晃,“正好,南方有个朋友给我捎了包龙井,让你尝尝鲜。”

“诶!李经理,不用不用,真不用!”曲圣青屁股还没沾椅子,立刻弹起来不断摆着手。

曲胖也只不过是个20出头的年轻人罢了,在球场上碰到30多的老将他一点不惧,但是在现实中面对自己30多的老板,曲圣青依旧像是耗子见了猫一样。

“没事没事,也不是啥好玩意!你就坐吧!”李专制挥挥手,倒出一点茶叶在茶壶里。

茶以入水,曲圣青也不敢再多说什么,就这么站着看李专制把玩着桌上这些物件。

“坐啊!叫你坐就坐啊,紧张什么!”李专制见曲圣青依旧一副惊慌失措的样子,指了指一旁的小板凳道,“那就把那个拿来坐我旁边吧!”

说着,李专制给曲圣青倒了一小杯茶。

茶杯很小,两个手指头捏起来那种。李专制还没给曲圣青倒满,这点水,倒进嘴里估计都尝不到啥滋味。

曲圣青半拉屁股坐在小板凳上,就像是被放在火上烤一样。

“李经理,我不渴,真不渴”

曲圣青刚喝完放下,李专制就拿着小茶壶给他续上。像曲圣青这样在球场上三进三出的猛将,他恨不得直接把茶壶吵起来对着壶嘴猛嘬。

但情况不允许啊,李专制到现在都是一副不紧不慢的样子,曲圣青想哭的心都有了。

这哪是喝茶啊,这是明明是鹤顶红的品鉴啊!

“对了圣青,你来找我有什么事?”李专制终于问到了正题。

“这个,这个我,我也没啥大事”曲圣青这会儿哪还有胆子说薪水奖金的事,低着头,用眼光撇着房间里的绿植。

“是为了奖金的事吧?”李专制微微一笑,轻声说道。

“啊???什么?经理你怎么知道的?”曲圣青一听“奖金”二字,还以为对方把自己的心看穿了呢!“李经理你可别误会,我,我,我对奖金什么的没有意见,俱乐部的政策我都支持”

“行啦行了,用不着那么紧张!”李专制摆摆手,让曲圣青再次坐下。

限薪限金这么大的事,李专制公布后又岂会不留个耳目,探查一下球员反应呢?

队上有谁同意,有谁反对,有谁傻乎乎被人利用,有谁反应过激,李专制心里都有谱。

辽足现在正处于改革阶段,“改朝换代”,哪次不得新人换旧人?

曲圣青心里却像十五个吊桶打水,七上八下。既然已经打定主意想留在这里,那万万不能给老板留下一个“和俱乐部对着干”的印象。

见曲圣青又重新坐在凳子上,李专制这才慢悠悠说道:“限薪限金这事儿吧,不是我一个人决定的,你和我说也没办法。”

“小曲啊,我告诉你,这事儿是上面决定的,咱们辽足就是个试点,响应国家号召,懂不懂?”

“懂,懂,我懂”曲圣青连忙点头道。

实际上他不懂,足协还管球员挣多少?

这个节骨眼,他就是傻子也不能把疑惑问出来。并且如果真的是足协规定的话,那队员们吵吵来吵吵去,还真没啥作用。

足协也学聪明了,有啥政策不一股脑颁布了。先搞个试点,如果反应不是很强烈的话,再慢慢推广到全国。

“实际上俱乐部带你们不薄了!”李专制解释道,“你也是辽宁队老人了,算得上从小到大都在这里踢球,你也知道你那些前辈们在俱乐部赚多少。”

“职业改革到现在才几年?球员们薪水已经很高了,比沈阳的白领还高出一大截!你们还想怎么样?”

“可可踢足球毕竟是吃年轻这碗饭啊!”曲圣青叽叽咕咕地说道。

“没错,正因为你们吃的是年轻这碗饭,所以社保什么的都给你们交齐了,工资待遇什么的也比其它行业高。”

“怎么的?还是说你以为足球运动员退役后就得去大街上要饭去?可选择的路还有那么多啊!”

“对了小曲,你外语水平怎么样?”李专制突然问道。

曲圣青从小就在张饮大院踢球,小学念完之后基本就没怎么读书了,写个检讨书都要吭哧半天。

“这个,这个”曲圣青挠了挠头,努力地回忆着球场上那些听过的英文单词,腆着脸说道:“正常沟通应该没问题吧?”

“沟通没问题?”李专制呵呵笑道,“没想到咱们小曲深藏不露啊!那我考考你,orner是什么意思?”

“考呢?考讷???”曲圣青都快把头皮掀开了,脑海中那些“HELLO”,“GOOD“这些英文单词翻了个遍,都没想起“orner”啥意思。

“这是角球的意思!”李专制公布了答案。“小曲啊,你说你一个前锋,连角球的英文单词都不懂,是不是有点说不过去啊!”

“这这个”曲圣青的脸憋得通红,慌不择路地回答道:“我也不去外国踢球,我会那么多洋文干啥?”

“噢,原来你不想去外国踢球啊!”李专制意味深长地看了曲圣青一眼。

话已经唠到这个份上,曲圣青干脆把脖子一横,点头说道:“没错,俱乐部现在正在冲A,我作为队上首席前锋,当务之急是要帮俱乐部实现回归甲A的愿望。至于其它问题,我现在还没想过。”

“嗯嗯,有志气!有志气!没想到小曲这么热爱球队!我为你骄傲!”李专制竖了个大拇哥。

“那是当然!”曲圣青挺着胸脯说道。

“那既然这样,我就帮你把那些外国俱乐部的试训都推了,你就老老实实在队上踢比赛吧!”

说着,李专制把桌上一沓资料叠在一起,整理了一下,随手放入了一旁的碎纸机。

余光扫过,曲圣青似乎看到了“M?nhengladbah”的字样。

裤衩衩

随着碎纸机工作的声音,曲圣青觉得自己的前途也随着这些碎纸被碾碎了。

“虽然赛季还没结束,但是因为球队限金政策,所以需要重新签订一份合同。”就在曲圣青还在思考这里面有没有皇家马德里这样的豪门俱乐部时,李专制又从抽屉里又拿出一份文件,“这是你的合同,你看看吧。要是没什么问题就重新签一下,签到00年末,也就是99-00赛季结束。”

“这”

到这个份上,曲圣青哪还能拒绝?

硬着头皮拿过合同随意翻了翻,除了那些冗长繁琐的条款以外,曲圣青看到了他的薪水和奖金。

年薪六十万,合计一个月五万。

这个数字对一个普通人或者普通球员来说已经是一笔巨款,但对于经常在赛场上有着优异发挥,还入选为国脚的曲圣青来说,离他年入百万的愿望还是低了一筹。虽然还有赢球奖金,但和之前相比已经是毛毛雨,不值一提。

其它诸如什么签字费广告费什么的,曲圣青不懂,但也知道基本就是俱乐部在把持这些。

拿起笔,刚想在乙方签上自己的姓名,曲圣青混沌的脑子中突然闪过一丝明亮。

“李经理,我有个问题,想事先问一下。”

“有什么不解的你尽管提,我知无不答。”李专制靠在真皮椅子上,笑眯眯地看着面前的曲圣青,似乎料定了他一定会签一样。

“李经理,假如,我是说假如。”曲圣青小心翼翼地控制着措辞,“假如过两年我在俱乐部踢的不顺,想转会了,俱、俱乐部是,是个什么态度?”

“你是说合同期内?”李专制用手指点了点办公桌,意味深长地说道,“小曲啊,98年眼瞅都过了一半了,你这意思是说这两年你想转会?”

“不不不,我就是随口问问,问问。”曲圣青把头摇得和拨浪鼓一样,矢口否认道。

“没事,如果你想走俱乐部也不留你,谁愿意买你把价格谈好就行。”本以为李专制会生气,谁知他换了一副无所谓的脸,“这是足协规定的转会制度,俱乐部当然要带头执行。不会说你想走,我们非要把你留到合同期满,哪怕让你一场球都不参加的,那样做对咱们双方都不好。”

“呼!”听到李专制的回答,曲圣青长出一口气。

他怕的就是辽足哪怕废了他,也不让他转会走人。

虽然这看上去有些荒唐,但这个年代的俱乐部还真有这个能力。

还是那句话,足球改革之路,任重而道远!

“不过有一点得提前和你说清楚。”李专制突然严肃道。

听到还有“附加条款”,曲圣青再次停下笔,认真地听着。

“你可以把合同翻到第9页,关于你转会外国球队的问题。”

“如果你不想在国内踢了,又刚好有老外球队想要你,这个时候如果你仍在合同期内,你的转会事宜将全权由俱乐部负责。包括你的薪水、待遇以及后续转会问题等等。”

曲圣青翻到第9页,这里果然有一大段冗长的叙述。

“不过这些你可以放心,俱乐部也不是永久持有这些权力的。”李专制随口道,“等你找到一个咱们足协认定的合法经纪人后,这些权力自然会归还于你,并且别忘了相应的义务和责任也得你自己承担!这点没问题吧?”

“没问题,没问题。”曲圣青点点头。

作为一名国脚,曲圣青虽然不了解,但也稍微知道一些关于球员运营方面的规矩。

按理说签字费,肖像权,这些东西属于个人,如果个人不会打理,就像老外一样找一个经纪人专门帮你处置这些东西。但是在国内,这些东西非常笼统也很模糊,在球员没有经纪人的情况下,这些权力大部分被当事人所在俱乐部所掌控,并且不会经纪人一样把所有资料都对球员公开。

坏处是赚了多少都是俱乐部拿大头,好处是球员不用为这些事所操心。

以中国人的想法,哪怕知道里面有一大部分利益,为了麻烦,他们仍喜欢选择把这些交给俱乐部。然后在茶余饭后,随口痛骂一下资本家坑害他们利益罢了。

见李专制把这部分说的这么细,曲圣青也明白俱乐部是真心待他。放在别的俱乐部,人家根本不会和球员谈这些。

“既然你没问题,那就看看最后一条附加条款吧!”李专制说着,自顾自地念了起来,“如果在合同期间乙方想要转会到国外俱乐部踢球,那么必须满足以下条件之一。1、英语水平过级,达到英语正常交流水平;二、俱乐部所在国家语言水平过级,达到和当地人正常交流水平。”

“也就是说,如果你想去外国踢球,要么熟读英语,要么把人家当地的母语给学会。如果不会的话,俱乐部可以直接否决你的转会请求。当然,如果你强制要求的话,付清楚后面的违约金就可以了。”

“个、十、百、千、万”曲圣青查了查,吓得差点没跳起来。

六百万?

十年工资?

“没错,就是十年薪水。”李专制继续说道,“相对应的,以后辽足无论是一队还是二队还是青年队球员,在踢球之余,还多了一门英语课。”

“如果外语水平不过关,不但会影响转会国外,还会影响业绩考核,球员评标等。比如国家一级运动员职称,如果你外语水平不过关,哪怕踢的球再好,俱乐部也不会帮你上报的。听明白了吗?”

“这这不是很好吧?”曲圣青撇着嘴,“我都20多了,年龄大了,再学一门外语根本学不会啊!”

“哈哈哈哈哈哈?20多就敢说年龄大?那人家三四十的怎么学会的?前几天看新闻,人家七十多岁卖水的老太太都学会好几门外语了,你有什么学不会的?也不强求你学英语,如果你想学其它语种的话,我们也有合作学校。只不过学费你自己掏,时间你自己挤罢了,俱乐部就负责教英语,免费的。”

“好,好吧。”曲圣青噘着嘴,他突然发现踢足球好像也不是那么简单的事了。

好家伙,足球要踢,文化课还要学,这对他这样大脑简单四肢发达的运动员来说,绝对是一件头痛不已的事。

不过换个念头想想,如果真的想出国踢球,不会一门外语是肯定不行的。俱乐部这样的做法,也算是为球员好。

想到这,曲圣青再也不做他想,直接在合同上签写下自己的名字。

看到曲圣青签名,李专制点了点头。

“圣青啊,你还年轻,有大把的时间学习。”

“不说别的,假如你把英语四六级证件考下来了,你将来退役了当个英语老师,当个英语翻译,不也是个出路么?”

“再说了,现在都喜欢找洋教练。到时候辽足找个外教,你和老外沟通起来不也方便?你说是不是?”

“是,是”曲圣青趴在桌上,一遍又一遍地写着自己的名字。

写好后,曲圣青把三份合同还给了李专制,等他找日子盖完公章再还给自己一份。

李专制整理了一下合同,把它又重新放回抽屉里。

“对了,小曲,明天的公开课你精神点,这可是咱们辽足今年的头等大事,面向全国球迷呢!你作为国脚,也不能掉链子啊!”

“放心吧李经理,保证完成任务!”曲圣青拍着胸脯保证道。

“那就行了,你回去好好休息吧!明天就看你们这些球员的表演了。”

听到李专制话中送客的意思,曲圣青也站起身准备告别。

临走时曲胖不知想起了什么,又折回来从纸篓里拿出一张碎纸,凑到李专制面前问道:“李总,能不能问一下,这个英文单词是什么意思?”

李专制瞥了眼一脸憨笑的曲圣青,笑呵呵地回答道:“这不是英文单词,这是德语。”

“翻译过来就是门兴格拉德巴赫的意思,这是一家德甲俱乐部!”

“德甲?!门兴?”曲圣青亮眼挣得老大,他感觉他错过了一个亿!

门兴这样的德甲俱乐部都给他发试训了,那其他球队还能差?

看着李专制笑眯眯的脸,曲圣青长叹一声,走出了经理办公室。

“命里有时终须有,命里无时莫强求!”给老刘签过字后,曲圣青走在大街上,回过头看着辽足的办公楼,又想起了刚刚签完的新合同。

“艹,管他那么多呢!等老子在甲A踢出名堂了,我就不信没有豪门要我!”